午夜十二点伦理电影


字数:36530

大家好:我叫冯……我有个天敌叫王森。 是他抢走了我的女朋友。可是我打不过他,只好看着我的女朋友文文被强走,更可恶的是这对狗男女骂我是条狗。
而同学也都看不起我,他们都叫我奉县狗(我是奉县区的)不久,全校的同学不论男女都叫我「狗」一天放学,我在学校的走廊里走着。「冯常晓」背后突然有人叫我。回头一看,是高年级的一个女生,哇!长的还真美呀!看着看着,我不禁流出了口水,下面的淫茎也硬了起来。

「你就是闻名全校的奉县狗吧。」

说着,她忍不住笑出声来。

「你是?」

我问道。

「先跟我进教室吧」她带我进了她的教室。

教室里除了我和她,一个人都没有。我想,她一定是留下做值日(淫色淫色4567Q.COM)的吧!
「你愿意做我的狗吗?」

她忽然问了我这样一个问题,并且流。露出*荡的笑容。

「我……」

不知为何,被她这么一问,我特别兴奋,淫茎翘得更硬了。

「愿不愿意啊?」

她似乎早就看穿了我的心事,又再次沟引我。

「我愿意!我愿意!」

我情不自禁的回答道。

「好,那就说定了。」

「 过来!给我把皮鞋脱了。」

「甚么!我不是你的仆人……要脱你自己脱!」

「好的,如果你不听我的话那你马上给我滚出去。」

我一咬牙,屈膝跪倒在她面前,替她脱鞋。她坐在椅子上,脚轻轻晃着,明亮的眼睛闪着得意的笑意,老天,她这样子太美了,我立刻自惭形秽,不敢直视她的脸。我给她解开鞋带,她的脚在大热天下发着汗,雪白的脚沾着脏迹,我发现她的脚趾修长而丰满,脚弓比其他部位下凹很多,不由得我下面又硬了起来。
这时,她突然让我站起来,我不愿站起来,因为我坚硬的阴茎在薄薄的裤子下面根本没法掩藏。

「你站起来。」

她很严肃的样子我站了起来,她看到了我直挺的东西,突然的她一支手抓住了我的命根子。虽然很痛,但她的抓使我几乎忍不住要射了出来……

她满脸通红:「你这个变态,他们都说你是狗,其实你是个变态!」

「对不起,我……」

她松了手,说:「我不要一个变态在我身边……你真让我恶心。给我出去!」
「对不起,我不是有意冒犯你……小姐,请你别赶我走。我愿意做任何事,祗是别赶我走……」

我真想留下来多陪陪她。

她一开始不理睬我,後来她 夷地看着我一遍一遍地求她。

「好吧,你先给我跪下!」

我赶紧跪下。

「你说你为了让我留你,会做我说的任何事情,可我不相信你。」

「我会的,我发誓。」

「你受不了我的,你还是走吧!」

「给我一次机会吧,小姐!」

她点点头,「好的,我信任你……那么我要你现在把我的鞋底舔乾净。」
我没料到她竟让我干(淫色淫色WWW.4567q.c0m)这种事。那鞋底又脏又恶心,可我却不由自主地弯下头舔她的鞋底。我告诉自己这不是真的,但旧已养成的麻木的习惯使我盲目地继续着这项艰苦的工作。

我舔完两支鞋底後,她命我去把牙刷乾净,嘴漱乾净,然後再跪回到她脚底。
她蹬掉一支凉鞋,把光脚伸到我面前,「现在把我的脚舔乾净。」

当我花了半个小时舔完她的脚,我的嘴里全是她脚上的脏迹,o轻蔑地看着我。

我喝下满嘴的口水,这时我的阴茎却极度充血,我自己没法相信在她这么的侮辱下我不但忍受了,而且还感到了如此强烈的性的刺激。

「你真是个变态……」

她也看到了我的反应。她掏出了一根绳子,把我的阴茎从根部捆的紧紧的。
「这样,你就不会弄脏我这里了。」

她说,既然我想留下,那今天就不许我走了,命令我躺在教室里睡觉。
第二天早晨5:00,我迷迷糊忽地醒来,那时,大家还没来上学,她很早就来了,站在我面前,我的阴茎立刻挺了起来。

「早上好……」

她偏着头看着我说。

「我尿快憋不住了,我可以撒在厕所里,或者撒在你的嘴里,你说怎么办?」
她竟然让我做她的马桶,我被她这「天真无邪」的话激得阴茎膨胀得几乎到了极限,那拴在根部的绳子勒进了肉里。她在给我一个选择的机会……我的理智让我拒绝她,而我的阴茎却控制了我的全身。

我用颤抖的话说:「小姐……你撒在我嘴里吧……」

她依然偏着头看着我,「不过如果这一次你要做我的尿壶的话,以後也得做。我以后不用上厕所了,就尿在你嘴里。你真的会答应么?」

「我会的,我答应。」

她站在我脸上,从身後取出了一个漏斗,塞在我嘴里。然後她蹲在漏斗上,两支脚就放在我脸旁边。

「你喜欢喝尿就给你……」

她笑着,撒了一泡又多又热的尿液在漏斗里,顺着流到我嘴里,她尿完後站起来看着我继续慢慢地喝光漏斗里的尿。我喝完後,抬头看见她的笑脸,她知道她完全控制了我,我从此不能拒绝任何她的要求了。因此她很得意。她转过身来,把我嘴里的漏斗取下来,再次蹲到我脸上。

「亲亲我的*股!」

白嫩结实的大*股在我脸上蠕动着。我开始亲她的*股,我的嘴温柔而热烈,我坠入到一种眩晕的快乐境地。这时她的手指伸到後面轻轻揉着她肛门边缘,「亲我这里……」

她命令。我的嘴开始探索脸前褐色的*眼儿,那感觉像是在吻一个女人的嘴,我悲哀地想到我初吻的对象竟然是范晓萱的*眼儿。

与此同时,被虐的快乐如提壶灌顶一样流过我的全身。我再一次在耻辱中失去自我。她的*股渐渐地把我的舌头吞的越来越深,她的喉咙也发出呻吟。突然我感到她的*股里有个东西把我的舌头往外顶,我急忙要缩回舌头想把头从她的*股下摆脱出来,这时她的*股把全身的重量坐到了我脸上,她的手猛地捏着我的阴茎,我的脸和我的下体同时一阵的刺痛。

「你别想逃!」

她说。

我的舌头祗得从新进入她的*眼儿,感觉到了那东西正向外面挤。她从肩膀上回过头看着我充满恐惧的眼睛,格格笑着。

她的屎撅子进入了我的嘴里,头部直到我的嗓子眼,然後後面的部分挤满了我的口腔。我一方面感到恶心,一方面看着她白嫩的脖子,後背和*股,我的各种感觉在体内像同时短路一样迸发着。

「嗯~~~,我昨天吃的比萨 ……」

她娇滴滴的声音自言自语着。

接着,一滩更希的热屎喷射而出,我的脸上,脖子,眼睛,耳朵,全沾满了。
「你这个吃屎的奴隶,还不快吃你的早餐?」

现在她的每一句话对我来说都是圣旨,我开始吃嘴里的,脸上的大便。
她露出一副小姑娘的顽皮神态,「喂,我的比萨好吃么?干(淫色淫色WWW.4567q.c0m)吗皱褶眉头,我要你高高兴兴地吃!」

天啊,我难道真是做奴隶的命?我竟然开始对她的大便的味道习惯起来,装作喜爱的样子,吃完嘴里的,又尽量舔乾净嘴边的,脸上的。

「现在你要像狗一样爬出我的门,到外面的洗手间把自己清理乾净,尤其是要把你的牙和舌头洗十遍,如果有一点味道的话,就不要再来见我。」

我祗得像狗一样爬出教室,这时她突然想到甚么,叫我站住。

「你见到任何人,都要说你是我的私人马桶。知道么?现在爬出去。

以后,这位姐姐就成了我的主人,无论她走到天崖海角,我都跟着她,也许,我真的很像一条狗,咳!我生来就是做狗的命吧序【简体】 女s男m系列2我竖起耳朵仔细谛听,好象有脚步声越来越靠近这里。我急得面红耳赤,试图躲在什么东西的后面,可是狗缰绳限制了我的活动范围,我焦躁不安地慌乱爬行,但也只能原地转圈。「天呐!我这样的羞耻惨相要是被人看到,我可真是没脸活下去了!」

更令我感到羞耻的是我竟然急得尿了起来,肿胀僵硬的淫茎头上,滴滴嗒嗒地洒出一串臊尿,我根本控制不了,我失禁了。

终于,脚步声走向我,我悬着一颗狂跳的心,偷眼观望。「哦,谢天谢地!
是我的主人回来了。」

主人走到我面前,也没有理我,只是解开狗缰绳,拉着我爬回地下室。
进了地下「卧室」以后,主人和小主人们都脱得精光,然后牵着我爬到一处水井,在那里,主人们先用凉水冲洗自己的裸体,然后擦擦干(淫色淫色WWW.4567q.c0m),这才一边议论着今天的见闻,一边往「卧室」走。我当然默默地跟在后面爬。

主人坐到草床上以后,这才有时间理我,「小狗狗,你今天表现怎么样呀?」
「主人,狗儿非常想念你,狗儿今天表现很乖,没有叫。」

「嗯,不错!」

主人赞赏地拍拍我的头,「渴没渴?饿没饿?」

「我使劲点头摇臀。」

「主人,狗儿后面憋得实在难受,肚子要憋爆了,求求主人让狗儿放出来罢。」
我极其可怜地恳请主人,眼泪不自觉地流了出来。

「那要等我们吃了饭以后才行。」

「我又使劲点了点头,摇臀示乖。」

我终于有了希望,我好感动。

主人招呼小丫头们把今天搞来的食物凑在一起,好的当然孝敬大姐头吃,其余的小丫头们分吃。主人的纤纤玉足就在我的面前,我便含住主人的脚趾,尽心地吮舔起来。

主人的脚上粘了些「卧室」地上的尘土,但我不忌讳,主人脚上的那股酸酸的味道,直冲我的脑门,顿时令我的淫茎自己硬挺起来。我越舔越贪婪,舔遍整个脚,又换舔另一只脚。

主人显然被我舔得极受用,默默吃着一只鸡腿,惊奇地一直看着我。

我舔完了两只脚,抬起头看看主人。主人也已经吃完了晚餐,「小玉,给他拿来一个盆子,你们让他拉出来吧。」

「狗儿,你要象一条真正的狗一样把大便拉在盆子里。」

幸亏我当初经过胡枚的培训,狗大便的姿势我还会。我于是就后退到盆子边上, 两膝分开跪稳,*股悬在盆子上方,上身前倾,「前爪」撑地。标准的狗屎姿势,只不过我的「前爪」太短,致使*股过高。小丫头们都围拢在我的*股后面,她们很想看看我这条「狗」是如何拉屎的。原本想肚子憋得很涨,一经允许就应该立即喷粪,但却不然。塞在肛口的馍馍涨得厉害,我不得不使劲排挤。
肛门很痛,我在肛痛和肚子痛这两者之间艰难地取舍,最终还是肚内压力
过大的缘故,我已经不能制止排便的努力了。

「哎呀!快看,*眼鼓起来了!」

「看看,露出一个白的,呀,是馍馍,出来了,出来了。」

小丫头们兴奋地观赏我排便的实况。

「嘻嘻,看我搞搞他。」

一个小丫头淘气地用一个木棒使劲捅塞刚刚露头的馍馍。我哪里顶得过她、费了好大劲拉出来的馍馍,又被她塞了回去。我好难受,也好难过,可是我没有
资格

抱怨。我不得不再次排挤,慢慢又把那馍馍排出头,「哼哼」的咕噜声从我嗓子里翻上来。还好,那丫头不再搞我,我终于排出一块馍馍。我再接再厉,憋得脸红脖子粗,终于排出塞死肛

口的几块馍馍,紧接着里面稀糊糊的秽物便一泻如注。

「呀!好臭!」

小丫头们惊呼起来。就有人用竹条使劲抽打我的*股。我的肛门便不自觉地收紧。待她不抽了,便又继续不受控制地排泄。「咦!好好玩呦!」

小丫头们发现新大陆,一会儿抽我,一会儿停下,看我一阵一阵地间歇排便。在万分羞耻、万分痛苦的境况下,我终于

排空肚子里的秽物,满满一盆。我被拴在屎盆旁,闻着恶臭,肚子里饿得咕咕直叫,主人和小

丫头们谈论着白天的事,理也不理我……

过了好久,我被一个小丫头牵着爬向主人,我抬头看见主人正在往一个盆里拉屎,「狗儿,你不是饿了么?就吃盆里的晚餐罢,俗话说狗改不了吃屎。」
主人拉完屎,竟然给我下了这样一个命令。我看着那一盆呈黄褐色的屎糊糊,还未等思考什么,就「哇」地一口,开始呕吐,吐了很多,方才止住。我泪眼乞怜地看着主人,「主人,狗儿不饿。」

其实我又饿又渴,已经一天没吃没喝了。主人很温柔,没有训斥我,只是在我眼前叉开腿蹲下,主人那美

丽的花园一览无余。浓密*毛下面掩映着鲜红的肉缝,两片肉唇在微微蠕动。我几乎看得呆了!可主人并不介意。因为她不会为了一条「狗」看她而感到羞愧。
「你渴么?」

主人的温言软语极有魔力,我尚未来得及点头时,我的淫茎已经开始点头勃


了。我摇臀点头,乞望着主人。可主人却小腹用力,「哗哗」声响,一股清澈的尿液从主人的桃源深处喷涌出来,洒落在我面前的屎盆子里。看着那尿液自由飞洒,我急得全身乱抖,曾试

图把头钻进主人的裆里,可是做不到。我只有可怜巴巴地叹息主人的尿白白流走了。

「臭狗,你必须把这盆狗食给我吃了,否则我就用这根钢钎从你*眼里插进去,从你嘴里穿出来。」

主人用脚指了指横躺在地上的一根钢钎。 那么粗!那么长!我吓得浑身发抖!我知道,主人其实不太喜欢我,杀死我她根本不会伤心。我怕极了!正在犹豫!竹条便疯狂地撕咬

起我的臀肉了。主人的一只脚踩住我的头,把我踩进狗食盆。我立即呛了一大口屎糊糊,拼命

挣起脸,刚刚喘了半口气,就再次被踩进狗食盆。

正当我被强迫着、狼狈不堪地吞咽屎尿糊糊的时候,本已被虐受损的*眼,又突然感到被粗壮的棒子侵入。我能感知,那是主人又在用双头蛇强奸我了。这次双头蛇带给我的完全是痛苦,菊蕾被操(淫色淫色4567q.c0M)得毫无肌力并且撕裂般剧痛,肛内的直肠大概已经被带出肛口,主人每次拔出「大」的时候,我都感觉肠子被扯动、剧痛。就这样被主人残忍地强奸着,被小主人们冷酷地踩踏着,我终于喝光了屎尿糊糊,「这么一大盆恶臭的屎尿糊糊,竟然能喝光?真是奇迹!也许因为它是主人的排泄罢?」

我糊里糊涂地用狗脑想着。*股后面依然承受着主人的宠幸。

我的肚子再次膨胀起来,膀胱也开始涨痛,龟tou又开始滴嗒尿液了。主
人终于在我*股后面泄

身了,我听到主人激动的娇吟声,*眼感到更强烈的几次阵痛后,主人猛地拔出了那根「大鸡巴」我可怜的*眼已经被撕裂了,而且不会缩紧了,就那么大张着黑洞洞的肛口,任凭凉凉的空气直接灌进我的*股。

「哇赛!好舒服!」

主人每次从我身上得到满足后,都会懒懒地躺在草床上。主人命小丫头给她卸下双头蛇,然后拉着我的狗缰拉到她裆前。我明白主人的意思,尽管我现在很难受,我

还是连忙伸出舌头,为主人细心地舔舐性器。眼前的性器使我害怕,这是主
人用于征服我的致

命武器,每每主人把这漂亮的肉蚌呈现在我眼前时,我便不得不畏服在她胯下。

「嗯哼——咿呀——-」主人的两片肉唇也好似具有威严的气势,迫使我不得不卑微地用我的狗舌侍奉她,主人的*蒂就是我的至高无上的女s,我用全部心血来舔舐她。

当我的舌尖轻轻舔碰主人的肉核尖顶时,主人的躯体就会明显地颤动,我情不自禁地轻轻合上双唇,温柔地吸吮那颗极嫩的肉芽,主人被强烈刺激了!大腿强有力地夹紧我的头,腰身象

蛇一样扭动,我被迫极其困难地跟着变换姿势,否则我的脖子就要被主人扭断了。即使这样,我依然不敢稍有怠慢主人的肉芽。忽然,主人的肉芽根部,也
就是桃源深处、激射出细细的一

股淡黄色液体,骚香味强烈,刺激得我也进入亢奋状态,肿胀的淫茎开始呈现射精般的强烈勃动,当然精液依然无法排出,憋得精囊再次涨痛。但我真的喜欢这种快感,挟裹着洪水般的痛

苦而来的那种地狱里的性快感!

当主人在我舌头的侍奉下,再次高潮泄身之后,慵懒地把我踢过一边去。主人需要休息一会儿。

繁体】 女s男m系列3之梅姐我平躺在用塑胶布包着的床上,望着墙角的一个安着铁条的小窗户,心中麻木得很。我 身上只穿了一件肮脏的内裤,*暗的地下室里散发着一股发霉屎便的味道。旧挂钟上的时针已经指到了五,梅姐就要回来了,我心想。不自觉地,在黏黏的内裤里跳动了几下。我跳下了床,在床底下拿出了一个盛满清水的狗食盆。我 喝了一点,又跳回了床上。五点十分,梅姐马上就要回来了。我从小就经常幻想被女人——精神上和性方面的。我 有正常的童年,正常的家庭,正常的教育,正常的工作。但无论如何我 也无法改掉自己的性向。我偶尔约正常的女孩子外出,做正当的性行为,但生活中总是觉得少了些甚么。半年前我通过本市一份地下小报上的一则个人广告,结识了梅姐。三个月以前,我 决定完全的放弃了自己的自由,辞去了自己文书的工作,搬到了临省梅姐家的地下室,成为了一个全职的性M。如果你问我我后悔吗,我不知道如何回答你,因为我 已经万万全全麻木了,丧失了一个自由人的灵性。当我 决定放弃了所有的伪装来满足自己的性欲、满足自己的怪僻那一天开始,我已经决定一笔抹杀所有过去。现在我 只是梅姐的性M,没有思想,没有梦。
五点三十五分。楼上传来开门关门的声音,紧接着楼梯上传来穿着高根鞋的脚步声音。我赶紧从床上跳了下来,像狗一样跪在了门边。门外传来一道道锁被打开的声音,紧接着梅姐的身影出现在门口。 我的梅姐是一家大公室的秘书,为了生活,每天在公司里逆来顺受,忍气吞声。但和我一样,她从小也经常有bd∽∑方面的性幻想,不同的是她喜欢男人。她根本不想正常的恋爱、结婚,我 一直幻想能有一个完全属于自己的M。半年前,她过了自己二十八岁的生日(淫色淫色4567Q.COM),在镜子中看见了自己眼边浅浅的皱纹,她决定不再被动地过活,她决定做自己想做的事情。

梅姐身高五尺八左右,一百一十斤。红色、略微带弯的长法披肩。绿色的眼睛,长长的睫毛。

前胸不是特别大,但倒也均匀得很。下体的*毛全部刮净,只在非常靠近*唇的地方才有一些红色的茸毛。我个人喜欢下体没有毛的女人,当然,就算梅姐真的有毛我 也只能自己想想而已。 梅姐走进了地下室,回手关上了门,上了锁,走到了床边坐了下来,她始终没望我一眼。梅姐用双手揉着眼睛,看起来她当天的工作甚是劳累。我爬到了梅姐脚边一句话也没有。没有梅姐的许可,我什么话也不许说,我当然知道规矩。 梅姐打开了电视,慢慢地吃着自己在下班路上买的饼,不去理我。偶尔,梅姐把吃在嘴里的食物吐到床上,我一声不支地捡起来吃掉。半个钟头左右,梅姐抹了抹嘴,把电视闭掉。 我知道侍候梅姐的时间到了。「上床。」

梅姐冷冷地说。

我爬上了床,面对着梅姐,跪在了她的面前,已经开始硬了起来。梅姐脱调了自己的外衣,小心的挂在门边。然后穿着内裤走到了我的面前。她看着我,然后毫无征兆地望我脸上吐了一口。黏黏的口水顺着我的脸到了用塑胶布包着的床上。 梅姐也爬上了床,脱掉了内裤。

她趴在了床上,把*眼抬了起来。

「给我舔干(淫色淫色WWW.4567q.c0m) 净!」

梅姐命令道。 我赶紧转过身,面对着梅姐的*眼跪了下来。今天梅姐的
*眼好像大便以后没有擦,干(淫色淫色WWW.4567q.c0m)了的大便沾在梅姐粉红色的*眼周围。梅姐经常故意不去洗澡或是擦*股。

我低下头,把脸埋在了梅姐的*股沟里,然后用开始用舌头清理梅姐的*眼。我差不多天天吃梅姐的大便,自然熟悉那种稍微发苦的味道。我先用口水稀释了梅姐已经干(淫色淫色WWW.4567q.c0m)了的大便,然后一点一点,小心翼翼地把大便水舔干(淫色淫色WWW.4567q.c0m)净、咽下肚子。梅姐趴在床上闭目养神。当我把没擦干(淫色淫色WWW.4567q.c0m)净的大便全部舔掉后,我 开始用舌头向梅姐*眼深处探去。梅姐的*眼里有一点点臭臭、却无比性感的味道。我感觉自己的越来越硬,终于忍不住拿自己的龟tou在梅姐*眼边上轻轻地摩擦。「浑蛋!」

梅姐感觉*眼感觉不对,转过身骂起了我。「谁叫你用你的脏捅我*眼儿的?你个吃屎的浑蛋!「梅姐对不起……对不起……」

我惶恐地说闭嘴!」

梅姐大喝道「给我跪下!」

平日(淫色淫色4567Q.COM),梅姐脾气不至于这样暴躁。看起来她今天工作不顺利,回家拿我出气。「自己打自己嘴巴,我叫你停你再给我停!」

梅姐命令道。 我左右开功,结结实实地给自己打着自己的脸。

差不多两分钟以后,梅姐命令我 停手。梅姐靠着床头坐下,把双腿分了开。 「滚过来给我舔逼!」

随后打开了电视,一边让我为她口叫,一边看着视上的节目。 我爬到梅姐面前开始为舔她的逼。梅姐的逼很是紧凑,要用手扳着,才能裂开。外面的*唇上沾满没有擦干(淫色淫色WWW.4567q.c0m)净的尿迹,我自然没有争论,用心地舔着。电视上演着什么戏剧,梅姐不时格格地笑。有时候笑得急了,甚至有一些尿液从逼里涌了上来。我的淫茎已经硬得快暴开了,但没有梅姐的许可,我 再也不敢轻举妄动。半个小时以后,电视上的戏剧演完了。梅姐把电视闭上,用脚把我的头略微踹开。「过来,我现在要方便一下,你过来给我当马桶吧!

我自然知道这是什么意思。梅姐很喜欢玩屎和尿的游戏,我差不多天天吃梅姐的大便。刚开始时还有点难以下咽,后来久了,倒也习惯了。甚至,有时自己在地下室躺着时还有些怀念梅姐的大便。

我平躺在床上,梅姐在我头上蹲了下来,把逼对准了我的嘴。一会,金黄色的尿液分成两股从她的穴内倾流而下。我舔着尿柱,上咸涩的尿水流进自己的嘴。然后梅姐稍微往前动了一下,把*眼对准了自己沾满尿液的嘴。

「说吧。」

梅姐命令。

我在吃梅姐大便之前要恳求、要感谢。

「请梅姐赏给我您的香便,我求你了,我求你了。」

梅姐用手摆弄着我的淫茎,同时腹部用力,向外推动憋了半天的大便。
梅姐突然放了一个大*,我立刻用嘴把梅姐的*眼完全包上,*臭散发在我脸的周围。梅姐的*眼在无用嘴里开始张开,然后一条黄色的大便从顶到了我舌头上。

「给我用咬断了!」

梅姐命令道。

大便一经咬断,臭味更加强烈。我刚咬断一结更多的大便又进入了嘴中,今天梅姐的大便特别多,而且拉得很快,我一时间没办法跟上。

「你个浑蛋马桶,一时吃不了不会吐出来吗?」

我把嘴里的大便吐了出来,抹在梅姐的乳房和自己的上。梅姐*股翘了翘又拉出来一些稍微发细但更柔软的金黄色大便。苦苦的味道充满着我的嘴。我 抬起头用舌头在梅姐的*眼中搅拌着悬挂的大便。梅姐又开始往我嘴里小便,把所有半干(淫色淫色WWW.4567q.c0m)的大便变成半液体状。

「喝下去!」

我大口大口地喝着梅姐的屎水,一会间已经感觉胃里发涨。一想到自己肚子里全部是梅姐高贵的大便,顿时沾满大便的又挺了几挺。

「现在把我*股上的大便全部舔干(淫色淫色WWW.4567q.c0m)净,别让我发现你偷工减料。」

梅姐把

*股略微抬起来一些,好让我有更大的空间工作一些。

我双手握着梅姐雪白的脚腕,抬起头开始细细地清理梅姐*股上的大便。梅姐继续蹲着让我舔了一会,然后干(淫色淫色WWW.4567q.c0m) 脆趴在了我的肚子上。大便在两个人的身体之间摩擦、拉起黏黏的便丝,顿时梅姐也被调起了热情。

梅姐开始把我的含进了嘴中,上面挂满了自己苦苦的大便。地下室的温度高得很,尿味,大便味和汗味混合、蒸发着。梅姐用嘴上下吸着我的,不时还用舌头轻轻地舔着沾满大便的头。

梅姐很少给自己口交,我觉得很兴奋。我 不敢偷懒,仔细地舔着梅姐
*股上的大便然后咽下肚子。梅姐的逼湿润得很,不时有爱液流下来,滴到我的下巴上。

一回的工夫,我再也忍不住,开始狂射一阵。梅姐把精液含在嘴里,但没有咽下去。然后她张开嘴,用我开始发软的往自己的嘴里深处狂捅了几下。她站起来,转过身,然后突然「哇」的一声批头盖脸地向躺在床上的我脸上呕吐。消化了一半的晚餐、我自己的精液和大便,像瀑布一样落在了我脸上、身上。

梅姐擦了一下嘴,把右脚踩到了我额头上然后让小便顺着腿流到我脸上的污秽。

梅姐下了床,开始用我的一个毯子擦拾身体。

「今晚就到这了。你今晚不许清理,就在我的大便中睡。明天我上班前我会看着你把整个床舔干(淫色淫色WWW.4567q.c0m)净,吃掉。」

说完把毯子丢到了我的脚边。

梅姐把暖气开到了三十度,然后上了楼。

我在床上的污秽中翻了个身,深深地呼吸了一下。我 双手在床上摸来摸去,幻想着刚才梅姐自己的情形,面露出微笑。

简体】女s男m系列4之女s与马桶奴隶的有趣对话六本木某高级公寓的
一室。地面上铺着最高挡的波斯地毯,其它家俱也是世界名牌。房间中央站着一个波霸美女,她穿着黑玉色短上衣、内裤、连裤袜和高跟鞋。女人面前跪着一个胖乎乎的中年男人,他只穿着内裤。

「这么说来你这个家伙愿意做本小姐的马桶了?」

「哈伊,是那样,优香小姐。」

「是嘛,那你叫什么来着。」

「小人叫猪野猪男」「猪男?你也正象一头丑陋的白猪。与你在一起简直就是美女陪野兽。所以说仅仅是呆在我面前你就该感到荣幸。」

「哈伊,优香小姐。猪男感到很幸福。」

「可是猪男,你真的习惯做女人的马桶?到目前为止已有好几个变态男人说过要做本小姐的马桶,可是真正能胜任这工作的一个也没有。你真是好样的。」
「优香小姐,您放心。到目前为止小人已经做过好几个女s人的马桶,是个有经验的变态被虐男呢。」

「是吗。话说到这种地步,该没有问题了。那么本小姐就用你做马桶。」
「多谢优香小姐。」

「不过,如果你不能使本小姐满意的话,就马上将你送到家畜市场上卖掉。
听懂了没有?」

「哈伊,小人心里十分明白。」

「那好,现在本小姐给你喝香槟酒,躺在地上张开嘴。」

「哈伊,优香小姐,猪男不胜荣幸。」

「开心吗?能喝到本小姐的香槟酒的这辈子也只有你一人。」

优香脱下内裤,一只脚跨过躺在地上翻滚的猪男的脸,缓缓蹲下大*股。当优香的*部逼近时,猪男喜不胜喜,激动得浑身颤抖,肉棒猛地抬起头来。优香发现猪男的痴态后,立刻大声斥责他。

「妈的,你真是一头恶心的白猪。还没得到我许可就将丑陋的竖起来!」
「请原谅,优香小姐。拜见优香小姐的花园后,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,所以就……」

「唉,日(淫色淫色4567Q.COM)本男人正是不可救药,一瞥见本小姐的*股就忘乎所以了。」
「这是因为,优香的花园是世界上最美的花园啊。」

「嘻……你这个家伙真会说话。不过,未得到我许可就将竖起来是不能容忍的。罚你自己打枪!」

「是,优香小姐,小人遵命。」

「废话少说,开始打枪!」

优香扔了一个避孕套给猪男,猪男忍着痛才将套子套在肿胀的淫茎上。
「优香小姐,小人仰面打枪可不可以?」

「好的,这样我看得更清楚。就这样吧!」

「是,优香小姐,小人遵命。」

猪男仰躺着,开始用手自慰。优香站在一旁看着。

「你这个家伙,一星期打几次枪啊?」

「哈伊,每天一次。」

「是不是一面想象本小姐的*股,一面自慰?」

「哈——哈伊,对不起!」

「那好,就让你一面闻着本小姐的*股一面卖力地干(淫色淫色WWW.4567q.c0m)吧!」

优香跨坐在猪男脸上,*部向猪男的脸上贴上去。猪男喜致勃勃地让女人*股压着。

「优香小姐,您看来是想用喷香的*股闷死猪男了。」

「嘻……为了你这个家伙本小姐昨天起来就没洗*股。」

「优香小姐真是善解奴意,猪男一定绝对服从优香小姐。」

「那好,快点打枪吧,再这样磨磨蹭蹭,我就不给你喝香槟酒了。」

「哈伊,小人知道了。」

猪男拼命地捋着淫茎,终于射了。猪男的精液咕嘟咕嘟地流进套子里。优香见了露出妖艳的笑容。

「嘿,数量真不少!不过我不想看见你肮脏的精液,你把它喝了。」

「哈——哈伊,优香小姐。」

猪男慌忙取下套子将精液一饮而尽。

「你的精液味道怎么样?」

「哈伊,因为是猪男的分泌物,难吃死了。」

「既然如此,那就换个口味,给你喝本小姐的香槟酒吧!」

「太好了,优香小姐,猪男万分感谢!万分感谢!」

优香*股蹲在猪男脸的上方,尿液象瀑布似的喷了出来。猪男从未见过这么奔腾澎湃的女尿,禁不住「哇!」

的一声惊叫起来,香槟酒自然没喝进嘴里。优香望着被她的尿液浇得象落汤鸡似的猪男骂道:「该死,原来是个不中用的M,连这点圣水都喝不下去。」
「猪男不是为自己辩解,优香小姐,可是怎会这样……」

「你是说不想喝这样的香槟酒了,是吗?」

「不,不!恳求优香小姐再次赐奴圣水……」

「看来你这个家伙还没有tiao教好。本小姐是有名的爆尿姑娘。本小姐放出的香槟酒数量是任何一个女人都望尘莫及的。」

「噢,优香小姐原来是传说中的圣水女s……」

「是那样。所以呀至今没有一个变态男做我的马桶。你同样也是个不中用的家伙,走。滚出去!」

「优香小姐,这……」

「嘻……念你是第一次,特别原谅你。给你一次补救的机会,但只有一次。
这次再喝不进,你等着瞧——」

「哈伊,优香小姐。小人这次一定干(淫色淫色WWW.4567q.c0m)净全部地喝下去」「喂,睡在地毯上喝香槟酒可不许泼出点滴来啊。」

「哈伊,优香小姐。 」猪男匍匐在地上,拼命将瀑布似的女尿咽下肚里,优香饶有兴味地俯视着他。猪男总算勉强将香槟喝完了。

「让你尽情喝本小姐的香槟酒开心不开心?」

「哈伊,猪男爽死了,优香小姐。」

「那好,现在把本小姐的*股舔干(淫色淫色WWW.4567q.c0m)净,这可是件美差。仰面躺着!」

优香跨骑在仰躺的猪男的脸上,沾满尿液的*部闪闪发光,剩余的尿液一滴一滴落在猪男的脸上。猪男感激涕零地清扫优香的*股。

「怎么样,本小姐的香槟酒味道不错吧?」

「哈——哈伊,如此美味的香槟酒猪男是第一次尝试。」

「那好,你要将本小姐的*股彻底舔干(淫色淫色WWW.4567q.c0m)净!」

「哈——哈伊!」

猪男更加卖力地舔着。优香开始有了少许感觉。

「就这样,就这样,越来越爽了。啊,好像要放*了,让我放到你的鼻子里。你一定很想闻本小姐的*吧!」

「哈伊,请优香小姐赐予香气吧!」

「那么,我放了。尝尝本小姐的*的味道吧!」

优香憋气使劲「噗!」

的一声放了一个大*。

猪男全部吸了进去,脸上呈现陶醉的神色。

「怎么样,本小姐的*很臭吧?」

「一点也不臭,最高级的香水也没有这么香啊!」

「你这个家伙真是变态。连*也这么喜欢闻。那好,本小姐就再放几个*给你闻吧!」

优香说着「噗!噗!噗!」

地又连接放了几个响*。

猪男再次显现陶醉的神态。

「啊,优香小姐,猪男真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。猪男万分感谢!万分感谢!」
「真的这么高兴吗?可是,你的还没硬,怎么谈得上高兴呢,混蛋!」
「哈伊,是这样的,刚才受到优香小姐的责骂后,我已经能够控制自己不随便撑伞了。」

「你真是个小心谨慎的好M。对好M,我要奖给他美味的点心吃。所以你尽可以撑起*伞表示庆贺。」

「优香小姐,您真的要赏赐小人美味的点心吃?」

「是的,就是你最想吃的点心。」

「啊!啊!猪男死也瞑目了。优香小姐岂止是女s,简直是女神下凡呢!」
「嘻……油腔滑调的。」

优香使劲排便,涨得面红耳赤。猪男不住地舔着她的*眼儿。

「好,就这样,舌头不要停!」

猪男更加卖力地舔优香的*眼儿。优香拼命用力排大便,「好,出来了。小人吃优香小姐的——香便了。」

一条长长的像香蕉似的粪便从优香的肛门里排出来落进猪男的嘴里。猪男贪婪地大口嚼着,肉棒一下子怒涨起来。

「排不出了。本小姐的大便好吃吗?」

「哈伊,优香小姐赐予猪男的是世界上最好吃的美味食品。」

猪男拼命咽着,满角四周满是大便。

「看,你的已经已经顶天立地了,不要再吃了!」

「优香小姐,再给我一点儿。」

「一点儿也没有了!对了,你要正式成为本小姐的马桶M,还要签订M契约。」
「那么小人现在提出申请。」

优香站起来,脸上露出少女似的天真的笑容。

「现在正式签订契约!」

优香跨骑在猪男的裆部,将怒胀的淫茎纳入自己的*户套插起来,一对豪乳随着上下摆动。

猪男惊得目瞪口呆。

「优——优香小姐,这——」

「充分利用你这个工具啊。你这辈子就待在这儿做本小姐的马桶和性具了!」
「啊啊!优香小姐,猪男好像做梦一样。猪男一定会死心塌地地供优香小姐使用。」

「从今天起, 你就是本小姐的私有财产了。」

「啊,优香女s!」

两人同时达到了高潮。

挂在壁橱中央的一台摄相机,将这景象从头至尾摄录下来。不久,这盘录像就会通过因特网传遍全世简体】 女s男m系列5下午7点左右,我抱着给两位主人买的新衣服和一大堆食品,跟着她们回到了家里。

一进门,我连忙自觉地脱掉所有的衣服,叼着拖鞋,快速爬到肖盈的脚边,乞求她允许我给她换拖鞋及清洁她在外面走了一天而粘上尘土的鞋。肖盈一*股坐在沙发上,理都没理我,只是把一双脚往我的面前伸了伸,算是同意。我急忙用嘴帮肖盈脱了皮鞋,换上拖鞋,痴迷地用舌头清洁着女s人盈女皇的皮鞋。
肖盈忽然踢了我的头一下:「M,还不去做饭,难道你想饿死主人吗?」
「盈女皇息怒,盈女皇息怒。」

我一边自觉地抽着自己嘴巴,一边哀求着。

「快去做饭,准许你在厨房里可以站起来。」

我朝主人磕了一个头表示感谢后,迅速地爬进了厨房。

饭做好后,我跪在桌前伺候着肖盈和伊莉吃饭。此时,我也没闲着,一边舔着肖盈的脚趾,一边不时地吃着她吐到地板上的、有时还粘着唾液的饭菜。
「谢谢盈女皇的赏赐!」

我每吃一口,说一句。

刚刚吃完饭,突然,伊莉的BP机「嘟…嘟…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