午夜十二点伦理电影

暑假的开始班上的死党相约到忠孝夜市海产店庆祝没被死当,参加的同学各
出资500元,就这样一行人浩浩荡荡的骑着摩托车来到夜市,大吃大喝起来。
其中几位有被当的同学可是卯起来猛喝,好像是我们这些没被当的错。要将这股
怨气发泄在这摊上面。
有几位晚上在夜总会干兼职服务生的同学提议要散摊去喝花酒,我因为零用
钱不够无法跟随他们去匪类。只有回家看录影带打手枪去。反正录影带是在自己
顾的店里拿出来的,不用花钱去租。在录影带店打工就有这好处。空白带店里老
板娘大量进货,自己要看影片趁备份时多拷一份即可。
回到租屋的公寓地下室停好摩托车,这时发现轿车区里有人躺在那边,靠过
去一瞧、居然是我对面栋常偷看她的女神。赶紧扑上前去,一股酒味涌上,原来
她是酒醉躺在那边。
她开的BMW525车门还未关妥人已醉倒在地上。手提包里的东西洒落一
地,一一帮她拾起放进包包里。发现她公司名牌原来这让我每天偷窥的女神姓臧
名虹媚,是在一家证券公司上班。
「臧小姐!臧小姐!您起来吧!」我摇了摇她,边喊道!
「呜……别吵我!让我躺一下!」
白色的衬衫已经被地下室地上的灰尘染的黑黑的,灰尘在深蓝色的短裙上却
显得灰白色。
心中想:「怎幺可以让我心目中的女神这样?」
想要扶起她、喝醉的人身体软绵绵的跟本没有施力点。最后没有办法只好将
她扛在肩上,像扛米包一般扛着。
这时才发觉原来我住的这区公寓地下室如此宽广,因她住对面栋所以电梯方
向在另一边。虽然收割期还要回家帮忙扛稻子的我体力不错,喝了不少啤酒的我
还没到电梯旁就已经两腿微微颤抖。
电梯门刚开才踏入,我已经两腿一软倒了下去。我最压在下面最倒霉,但是
她去撞到头却也连哼声都没有。想要到一楼找管理员阿伯帮忙抬,到管理室时才
发觉老伯伯过十点已经下班去,没办法,只好凭着偷窥她时的记忆猜测楼层及方
向,我住顶楼加盖铁皮屋她低我两层。电梯到达时连抱带拖的将她拖到门口,翻
遍她手提包却也找不着钥匙?
刚刚在地下室帮她捡拾散落物时并没有发现钥匙,想要摸摸她身上口袋才发
现衬衫口袋是假的,身上没口袋?就在这时走廊昏暗的日光灯照耀下,她的手上
握着金属物品,扳开一看才发现手里紧紧握着的是钥匙。
这时安全门突然打开,一道手电筒光照得我眼睛睁不开。
「你是谁?你在干啥?」
我一听声音知道是警卫老伯,赶紧叫道:「伯伯!快来帮我抬。这小姐醉倒
在地下室!」
原来警卫老伯不是下班,是到各部位巡视。他赶紧将手电筒收在口袋接过我
递出的钥匙,将大门打开然后就我俩一头一脚的将她抬进屋内沙发上。这时老伯
才夸赞我很有道德,人不错是有为青年。
我被他说的脸红不好意思的回道:「哪有!」。
这时老伯也喘呼呼的坐在小凳子上边捶腿,边向我说道:「杨太太!这不是
第一次!」
原来她结婚了,老伯称呼她太太但是名牌上写着她的姓名。
我不好意思的问老伯:「伯伯!那她先生呢?」
「她先生好像被公司外派到国外去了!」老伯回应道。
原来如此,难怪从我搬来都只见她一人在家。
这时老伯说道:「看你蛮老实的!你就好人做到底!再陪杨太太一会吧!我
要去巡视部位了!这里住户不多最近常听说有人闯空门!」
说着教我如何使用对讲机,如何与守卫室联络。他知道我顶楼加盖的没对讲
机。说完就自行离去,扔我一人在这。我大致的看一下屋内的装潢,不华丽但是
很雅致。这时才想起自己啤酒喝多蛮尿急,找着找着居然找不到浴室的入口?只
好在屋后小阳台上尿在洗衣台,好不容易舒解了膀胱的压力。这时乘着酒意色心
大起,来到她躺的沙发边!
看着她凌乱的头发,比平常时的她更具有一种迷人的魔力,让原本就漂亮的
她给我十足的压迫感,我的胸膛剧烈地起伏,致使呼吸时产生浓浊的鼻音。可是